月光博客https://www.williamlong.info/关注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IT科技博客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zh-CN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Thu, 11 Oct 2018 12:28:11 +0800共享单车的梦醒时分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Tue, 09 Oct 2018 23:50:26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近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宣判被告人戴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一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戴某原在某证券管理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自2016年4月起,其为牟取非法利益,创建某网站,并在网站上出售VPN翻墙软件的账户。同时租用境外服务商的多台服务器,向所出售的账户提供可以访问国内IP不能访问的外国网站服务。戴某于2017年10月10日被抓获,截至2017年10月案发,戴某共计向数百人次非法提供VPN服务。

  戴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审理中,被告人戴某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1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认为,被告人戴某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据悉,该案是上海市首例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的犯罪案件。

  VPN普遍存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工作中,用户众多。但翻墙软件(VPN)一直以来游走于灰色地带,并未获得电信主管部门批准,2017年工信部明确规定,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VPN被正式列入监管范围。如果公民个人私自建立VPN,并以此牟利达到一定数额或向他人提供该软件达到一定人次等,均属于情节严重,将受到刑事处罚。

  来源:人民法院报 , 记者:胡明冬

  原文链接:《程序员出售VPN 判刑三年罚款一万》 iis7????

]]>
互联网络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7.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7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7&key=c9afd965
程序员出售VPN 判刑三年罚款一万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Tue, 09 Oct 2018 23:50:26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近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宣判被告人戴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一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戴某原在某证券管理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自2016年4月起,其为牟取非法利益,创建某网站,并在网站上出售VPN翻墙软件的账户。同时租用境外服务商的多台服务器,向所出售的账户提供可以访问国内IP不能访问的外国网站服务。戴某于2017年10月10日被抓获,截至2017年10月案发,戴某共计向数百人次非法提供VPN服务。

  戴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审理中,被告人戴某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1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认为,被告人戴某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据悉,该案是上海市首例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的犯罪案件。

  VPN普遍存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工作中,用户众多。但翻墙软件(VPN)一直以来游走于灰色地带,并未获得电信主管部门批准,2017年工信部明确规定,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VPN被正式列入监管范围。如果公民个人私自建立VPN,并以此牟利达到一定数额或向他人提供该软件达到一定人次等,均属于情节严重,将受到刑事处罚。

  来源:人民法院报 , 记者:胡明冬

  原文链接:《程序员出售VPN 判刑三年罚款一万》

]]>
软件应用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6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6&key=43a72547
50万用户数据泄露 谷歌将关闭旗下社交网络Google+月光 (williamlong)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Mon, 08 Oct 2018 23:06:22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表示,该公司今年3月在Google+社交网络中发现了一个“软件漏洞”,可能暴露多达5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谷歌表示将在2019年8月关闭Google+的消费者功能,但其仍可作为企业内部员工沟通的平台。

  谷歌称,一个“人脉API”存在BUG,导致把数十万用户的个人信息暴露给了开发者。该BUG在2015年就存在了,谷歌直到2018年3月才予以修复。Google+ People API允许用户访问自己和朋友的个人资料数据,这无意中也允许第三方应用程序删除未被标记为公开的个人资料,包括姓名、电子邮件地址、职业和性别等。

  谷歌指出,这不包括发布或连接到Google+或任何其他服务的数据,例如消息、谷歌帐户数据、G Suite内容或电话号码。

  谷歌决定不披露这个问题部分是因为担心这样做会引起监管审查,特别是在Facebook因隐私保护失败而遭到批评之后。在该报道发布几分钟后,谷歌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计划关闭Google+消费者功能,并推出新的隐私工具,对开发人员在电邮、文件存储等方面信息的使用予以限制。

  谷歌工程部副总裁Ben Smith在声明中表示,公司3月份在对所有产品进行广泛的隐私和安全审查时发现了这一漏洞。一个内部委员会决定不向外披露这个漏洞侵入Google+的可能性,因为没有找到任何数据滥用的证据,其中包括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年龄和职业。他说,这个漏洞在当时已经得到了立即修复。

  Google+将在2019年8月正式关闭,之前有10个月的停摆期。谷歌表示,这项服务目前的“用户参与度很低”,90%的Google+用户会话持续时间不到5秒。在这几个月里,我们将看到为企业“量身定制”的新功能。

  资料显示,Google+诞生于2011年 6月,最初是为了迎击Facebook。可惜事与愿违,Google+并没有形成可以和Facebook抗衡的规模。

  原文链接:《50万用户数据泄露 谷歌将关闭旗下社交网络Google+》

]]>
业界动态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5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5&key=d0e153a9
苹果、亚马逊、超微驳斥恶意芯片报道月光 (williamlong)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Sat, 06 Oct 2018 09:04:55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  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称,超微公司(Super Micro)生产的服务器被植入了间谍芯片,由亚马逊、苹果、美国政府和其他一些潜在客户使用。这篇报道遭到了三间主要涉事公司(苹果、亚马逊和超微)的强烈否认。每家公司都发表了有力的、看起来明白无误的声明,否认发现有这类芯片存在,并否认有美国情报机构对上述植入元件进行过调查。

  苹果在发给 CNBC 的声明中称:“我们很失望,在沟通过程中,彭博社记者根本不认为他们或消息源可能存在错误。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可能混淆了关于2016年一起事件的报道,那次我们发现实验室里有一台美超微的服务器驱动程序受到感染。那只是一次性的偶然事件,并非针对苹果发起的攻击。”

  亚马逊 Web Services 首席信息安全官史蒂夫-施密特 (Steve Schmidt) 表示:“跟我们过去几个月与《彭博商业周刊》多次分享的信息一样,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从未发现任何问题显示 Elemental 或亚马逊的系统使用的美超微主板中可能存在被篡改的硬件或恶意芯片。”

  超微也严厉驳斥了有关公司的不实报道,否认其出售给客户的服务器在主板上含有恶意芯片。超微表示从未发现任何恶意芯片,也没有任何客户告知其发现这类芯片。超微对所有的安全指控都非常重视,而且仍在继续通过投资来提升产品的安全能力。在中国生产的主板并不特殊,均符合标准的行业规范。几乎所有系统提供商都使用相同的代工厂。美超微会对所有代工厂严格认证,并定期严格审查生产设施与流程。

  超微 (Super Micro Computer, Inc.) (SMCI) 是一家在硅谷有着悠久历史的公司。该公司生产服务器,并且可以根据企业的具体需求定制,但它从中国进口预制组件用于组装。

  原文链接:《苹果、亚马逊、超微驳斥恶意芯片报道》

]]>
业界动态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3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3&key=e09c4164
自媒体创业兴衰史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2.htmlFri, 05 Oct 2018 09:04:33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2.html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刘燕秋

  2012年8月,微信推出了微信公众号平台。负责上线的产品经理杨魏茂后来回忆,公众号诞生之初并没有什么远大的布局战略,就连“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这个口号也是后来想出来的。

  但微信公众平台的发展超乎人们的想象。基于微信的数亿用户,公众平台上线短短数年,便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内容生产和内容分发平台,无数对内容创作抱有热情的创业者投身浪潮之中。咪蒙90后助理月薪5万、同道大叔卖公司套现1.78亿元,一个个暴富传奇在公众号平台上诞生,又被公众号们口口相传。

  五年后的今天,微信公众号的红利已消耗殆尽。根据新榜发布的《2017年中国微信500强年报》,公众号整体平均阅读数下降了24%。内容同质化、用户审美疲劳、短视频来势凶猛,自媒体野蛮掘金的时代结束了。曾经掌握千万流量的大号运营者们面临抉择,有人转身离开,有人努力拓宽边界,也有人决心要在这个赛道上赌到最后,他们的故事正是自媒体创业浪潮的缩影。

  1

  倒推回三年前,微信自媒体还称不上一个行业。

  徐妍开通公众号 “深夜发媸”时,还在暨南大学中文系读大四,在南方报业新媒体部实习,打理集团账号之余顺手给自己开了个公众号,写写伤春悲秋的性情文字。

  那时微信公众号虽已上线近两年,仍处于蛮荒状态,规则和标准都没有形成,老牌媒体机构和没毕业的大学生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年轻人对新事物的劲头总是更大一点。徐妍常常早上七点开始写当天的推文,写一半便要坐地铁上班,下班回来再接着写,就这样积累了第一批粉丝。

  一开始她没想到写公众号也能赚钱,但当阅读量达到两三万时,开始有广告业务主动找上门来。第一条广告的稿费只有几千块,还打了折扣,开了发票,到手所剩无几,却是她在工资之外的第一笔收入,这让她觉得很快乐。在写出第一篇10万+文章——《诗人北岛 | 你未曾转发过的好诗》之后,她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写公众号谋生了。

  当时徐妍并不认为“深夜发媸”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眼下能不用上班、想写什么写什么,对一个刚毕业的女生来说已经足够。

  2015年4月,徐妍辞职,成为自媒体人“徐老师”。到夏天,“深夜发媸”的粉丝数突破了40万。

  2018年,拥有百万粉丝的徐妍回忆起创业历程的开端,发现一切都充满偶然。“深夜发媸”只是2014-2015年成长起来的第一批大号中的一个,这些大号的运营者大多极其年轻,很多人还在读书,但在短短十几个月甚至几个月内,他们迅速赢得了几十上百万读者。

  用徐妍的话说,那两年是“躺着涨粉”的流量红利期。用户新奇于打开微信就有文章主动推送到眼前的阅读体验,对各类内容来者不拒,公众号几乎只要推文就能涨粉,产出稳定的号每天都会增长几千粉丝。

  在争相创作“10万+”的同时,公众号作者们还会通过互推交换粉丝,效果好的互推一次就能给双方带来上万个新粉,公众号生态开始呈爆炸式增长。

  用户在哪里,钱就会涌向哪里。中国传统广告市场(电视、电台、报纸、杂志、户外)已连续数年下滑,仅2015年一年就下跌了7.2%,广告主迫切渴求能更实时、更高频抵达用户的渠道。随着微信用户阅读公众号的平均时间不断增加,商业资源开始从传统媒体流向自媒体,公众号的广告价格迅速上涨。

  “什么值得吃”的创始人龙泉是靠公众号白手起家的代表。和徐妍一样,他也是在2014年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起初只是当作兴趣业余写写,后来在“新世相”创始人张伟的鼓励下变成了全职。

  2016年,他迎来了广告井喷:第一条广告赚了5000元,他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写公号来钱也太快了吧”。但短短几个月后,他的报价就涨到了五位数以上,广告主也从最初的互联网创业品牌变为可口可乐麦当劳等预算更充足的消费品牌。

  到2016年底,龙泉算了算自己一年的广告收入,超过了100万元。这个江西青年花两千块在“在行”约见了一个买房专家,在北京北三环买下了一套首付220万的学区房。

  龙泉拿到房产证后,张伟拍了一张照片,笑称为“靠新媒体置业”的典型案例。

  当出于兴趣写作的人们发现,原来做自媒体是可以发家致富的,暗涌的潮水便成了惊涛骇浪。

  2

  如果说2015年,自媒体行业开始成型,那么在2016年,这个行业已经不能被称为“自”媒体了。公众号接广告的模式被证明可行,下一步就是规模化,从个人写作转向团队生产。

  龙泉靠自己挣到第一个100万时,徐妍的公司已有20人,一年流水在2000万左右。根据36氪的统计,2016年有111 家新媒体拿到投资,其中估值过亿的超过 10 家。

  资本入场使行业竞争全面升级,没有资本支撑的创作者再想模仿“深夜发媸”“什么值得吃”等大号白手起家,已经很难了。

  “胡辛束”是最先借力资本的公众号之一。联合创始人刘小斯2015年在罗辑思维电商部工作时察觉到自媒体崛起的趋势,做了一阵公众号投放后,她决定辞去工作,和合作过的公众号作者胡辛束合伙成立“辛里有束”工作室。

  她一开始就想得很清楚,自媒体这个生意赚的就是广告的钱,而胡辛束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可以在1000字以内写一篇广告,一天能写两篇”。为了迎合品牌的需求,她们选择了“少女心”这个标签,在公司成立后所有的采访中都极力强调这个概念。“年轻、励志、积极,这是广告主愿意投放的方向”。

  这一定位确实具有吸引力。“胡辛束”阅读量刚到1万左右,就接到了第一条广告,报价6000元,随后一路飞涨,2016年4月公司月收入已达到50万左右,“每天有一百个人问你接不接广告,排期是什么时候,月初就会定下整个月的广告。”

  但刘小斯隐约觉得,应该拿钱做点更大的事。“那么年轻,赚那么一点小钱,不还是要创业,还是要做自己的事情吗?”

  刘小斯说服了胡辛束,找到真格基金投资经理刘元,在国贸的一家餐厅聊了两个小时,从业务模式讲到运营想法,再到行业判断。第二天下午,真格叫她一起开投委会;晚上十一点多,刘元拿着投资条款文件赶过来找她们签字。三天后,罗辑思维决定跟投,估值3000万元。

  2016年最终以一片璀璨的颜色收场。圣诞节,在北京三里屯CHAO酒店,胡辛束和美妆品牌阿芙举办了一场以“救色主”为主题的盛大口红展,展出了500色口红,将“少女心”张扬到了极致。

  2018年,刘小斯回忆起当初创业的经历,感叹道:“当时的每个时间节点都踩对了。”

  3

  财富涌入自媒体行业的同时,焦虑也随之而至。

  随着覆盖率提高,微信的流量红利逐渐退去,而自媒体爆炸式的发展又加快了这一进程。新的媒体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而且几乎都采取了矩阵化的打法,仅鼓山文化旗下就有数十个公众号。所有人都在学习怎样追热点、怎样起标题、怎样制造冲突性话题,洗稿成了行业里公开的秘密。结果就是,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在短时间内高度同质化,读者很快就审美疲劳了。

  与此同时,抖音、小红书、喜马拉雅等新兴起的平台也在用更丰富的感官刺激,争夺用户的注意力。

  龙泉2014年做“什么值得吃”时,只是一个人凭兴趣一周写两篇。2017年他成立了公司,投入了3个人做新号“马达厨房”,图文质量比最初做“什么值得吃”时好得多,但涨粉速度却不如当时,他意识到“做公号不再是写出一篇好的内容就OK了”。龙泉不得不一边探索新的内容形式,一边拨出专门的人力负责用户增长,像做网站一样到处采购流量。

  胡辛束也面临同样的困境。高调融资让她们很快就跻身一线KOL,到2017年已有600多家优质客户,包括爱马仕、香奈儿等大牌。然而,她们的粉丝数始终无法突破60万,阅读量也出现了下滑,拿融资时日均阅读可以达到七八万,年底时头条阅读量仅两三万。

  “基本上没有免费的流量可言,再起来的要么就是花钱,要么就是内容实在优质,能够靠文章自然涨粉的非常少,互推也基本上没有效果,因为号实在太多了。”情感大号“入江之鲸”的创始人鲸鱼表示。

  另一方面,品牌方也开始怀疑公众号的广告价值。

  相机应用“B612咔叽”在2017年中旬集中投放了十几个微信公众号,效果却并不理想。“当时我们选了几个类型,几千块钱一篇的,几万块钱一篇的,十几万块钱一篇的都选过,15万以上的没选,按那个报价哪怕算CPM(每千人浏览量)都不符合我们的预期。”B612市场负责人孙琦表示。

  付出大笔广告费后, B612发现微信公众号的转化很低,按下载激活app来算,平均每获取一个新增用户的成本高达100多元,而其他渠道的单个用户获取成本还不到10元。

  孙琦认为,微信缺乏“圈子”氛围,微信好友往往不是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产生交互,纯粹是通信需求,因此很难针对某一类需求集中推销,比较适合成熟品牌做品牌曝光。而小红书、微博等平台的“兴趣”属性更强,内容聚合形式更清晰,转化效果更好,适合他们这种重视转化率的初创企业。

  在焦虑的驱动下,公众号们也在寻找新的出路。

  “深夜发媸”很早就放弃了情感方向,以丢失三十万粉的代价,转向持续性较强的时尚领域,开始围绕女性生活方式矩阵化。她们在公司内部孵化出了一个百万粉丝的子账号“深夜种草”,又推出了全网阅读量超千万的“直男改造”系列,在微博上也投入了大量资源运营,不到一年时间已经积累了200万粉丝。2017年一年,公司员工从20人达到60人,全年流水达到了5000万。

  徐妍将自己不断尝试新东西的动力归结为生存压力巨大。

  作为最早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她亲眼看到一波波账号被淘汰,只有越做越强、不断优化,才有立足之地。“身边有太多人,一开始觉得接广告不错,就一直接广告,最后账号废掉了。”她说,“写出过10万+的人太多了,但成立公司,坚持良性发展的只是很少一部分。”

  龙泉也在从一个创作者向管理者转型。之前他从未给公司制定过明确的目标,管理相对松散,现在他开始给团队压力。他将公司的KPI定为转发量——每个月的转发量都要比上个月提升25%;在内容上,此前以大胃王式测评为主,现在首要考虑的是哪些类型的文章用户愿意转发分享。每周他还要带团队拜访一个头部新媒体,GQ、咪蒙、买买菌都在拜访名单上。

  今年他们的重点是探索新的内容形式。2017年底,龙泉参加了新浪的美食KOL大会,发现短视频发展迅猛,立即决定投入这个方向。从12月到1月,他的团队尝试拍了十几条片子,平均播放量约25万到35万左右,最高的一条是140万。龙泉对这个数字很不满意。

  “我想不出来拍什么视频,那就大家一起想。如果事情都在我身上,他们永远觉得自己是执行者。”他放出狠话,“今年公司一定要往前发展,如果你没跟着往前一起发展,对不起,淘汰。”

  也有人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刘小斯是其中之一。

  2016年底,拿到融资的光环褪去之后,刘小斯就开始迷茫。她跟新世相的汪再兴讨论过下半场的问题——在发现新大陆的阶段,都是非正规军在抢地盘,但开始建立城邦就要靠正规军,最终只有对内容怀有极高的热忱和专业度的人才能拿下城池。

  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擅长做品牌的人,赶上了好时候,心足够狠,执行力足够强,能混出头,但未必能坚持到最后。

  她和胡辛束尝试过乘着风头二次创业,做奶茶品牌“杯欢”,但真正做起来才发现,实业远比她们想象的艰难,产品、供应链、选址处处都是坑,品牌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相比之下,“自媒体的钱赚得太容易了”。

  容易的事往往不会持续太久。刘小斯和胡辛束谈了一次,就确定了退出。“我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就说过,我们现在一起往前跑,如果有一天你不行了或者我不行了,又或者方向不对了,我们就分开跑一阵,未来有机会再一起往前走。”

  刘小斯加入新零售品牌BlueGlass Yogurt做合伙人,一杯一杯地卖酸奶。在“辛里有束”,低于20万的年单她都不看,而一杯酸奶35块钱,要卖上万杯才能赚到胡辛束一条推送的广告费。但她认为,做辛苦的事情能增加自己的能力,“零售行业已经存在几千年了,很多规律是恒定的,我想把它学到手。”

  微信公众号的流量红利期过了,但仍然存在巨大的势能。“现在品牌方在微博和微信上的投放力度还是比较大,就整个行业来说,优质头部的微信公众号的广告价格一直在稳步增长。”竞立媒体(MediaCom)中国区社交媒体总监张亮告诉界面记者,“一个趋势是,品牌方对内容质量越来越看重,以前还有大量投放、以量取胜的,现在这样做的越来越少,更看重精品深度的合作。”

  自媒体市场已形成巨头垄断的格局,这是行业内的共识。但即使如此,仍然每年都会冲出一两匹黑马:情感号“末那大叔”2017年3月上线,今年1月便攀升至新榜评选的“中国微信500强”第164位,并拿到了新媒体大号“视觉志”的融资;漫画自媒体“老鼠什么都知道”2017年初才开始稀稀拉拉地更新,每周最多发两条内容,却以独特的调性迅速走红;今年最受瞩目的自媒体则是“把深度特写画出来”的原创漫画作者匡扶摇。

  “对于热爱内容创作的人来说,市场永远不会关闭这个大门,只不过做起来慢一点,难一点。”徐妍说,“每年都有人说,现在开始做微信/微博太晚了,但是每年也都会看到新的机会出现。”

  三年前,刘小斯、龙泉和新世相联合创始人杨远骋一起在韩国济州岛学车,当时这几个人都刚刚开始工作,有着截然不同的背景,但没多久他们就不约而同地投身自媒体行业,走上了同一条创业的道路。

  “不是你选择了时代,而是时代选择了你,时代的手在那个时候向你一挥,你抓住了,可能就上了牌桌。”刘小斯说。

  徐妍则认为,每个时代都会产生属于那个时代的机会。“我刚好在年轻的时候,阴差阳错来到新媒体行业,伴随微信浪潮成长了起来,我很感谢这个时代,但我天生就是很喜欢内容创作的人,就算没有赶上这个时代,早几年或者晚几年,我也可能做类似的事情。”

  而龙泉认为,即使没有做自媒体,他可能还是会选择创业。他的父母都是生意人,他从小到大看着父母不停地变换生意,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对他来说,追随时代的脚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如果三年五年以后,自媒体做不下去了,我也不会遗憾。”龙泉说,“至少我曾经参与过这个时代的自媒体浪潮,而且位置还不错。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刘燕秋

  原文链接:《自媒体创业兴衰史》

]]>
业界动态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2.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2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2&key=8d8e5859